中欧配合奇特推进WTO古代化改革

发布时间:2019-02-27

  全球化4.0时期,新的贸易体系需要树立在WTO现代化改革之中,只有各国独特尽力才华造成。中欧配合改革WTO,能够加快构成将来新的全球贸易体系,促进全球经济的发展,推进全球化的历史过程。

  全球化4.0时期的到来,对新的全球贸易体系提出更高的请求,WTO则更不适应未来的恳求,因此,对WTO现代化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大。

  全球化4.0时代,需要新的贸易体系,这须要在从前的贸易系统基础之上进行。只管WTO目前遇到了一系列问题,然而,无论是发达国度还是发展中国家都不想完全抛弃这一体制而另起炉灶,除了目前WTO的准则和框架仍然被全球认同外,WTO本身在历史跟当下的作用还没有任何机构调换。WTO的发展进程告诉咱们,世界贸易的发展、寰球多边商业机制的畸形经营仍需要它来连续施展作用,然而,WTO古代化改造势在必行。

  过去20多年里,WTO对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成为全球化迅猛发展的主导推能源。近十多年来,跟着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分歧加大及“多哈回合”谈判碰壁,WTO发展进入一个结束期。对WTO现代化改革的探讨自“多哈回合”谈判碰壁以来从未断绝,只管各国都欲望对WTO谈判进行改革,但随着单边主义风行等起因,WTO现代化改革仍不冲破。

  其次,中欧增强WTO体系改革的合作,推动欧盟与中国贸易的工作进展,进一步保护WTO体系,与时俱进改革多边贸易体制,寻求解决争端机制及其上诉机构的僵局的打算,避免全体贸易体系崩溃。中国与欧盟在2018年着手合作进行WTO改革,并造成工作小组,这对增进WTO体系改革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作为WTO主要成员的中欧加强合作,这有助于解决现存的难题,为各成员的合作形成示范性作用。

  中国是WTO的摇动维护者也是受益者。加入世贸组织的18年来,中国踊跃践行自由贸易理念,全面履行参加承诺,大幅开放市场,实现中外间的互利共赢。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曾指出,世贸组织并不完美,特别是当前维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世贸组织权威性跟有效性受到挑战,为此,中方支持对世贸组织进行必要的改革,推动多边贸易体系与时俱进,更好地回应时期的发展。欧盟也多次申明渴望进行WTO改革。中欧还成破欧盟与中国贸易工作组,加强多边贸易体制改革合作。在刚从前的慕尼黑保险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指出,进入寰球化4.0时期,新的贸易体系要对旧的贸易体系进行改革而非打碎。因此,中欧在推动WTO现代化改革有着奇特的诉求,中欧配合进行WTO古代化改革在全球化4.0时代形成新的贸易体制有着重要作用。

  首先,中欧加强贸易合作,以实际举措支撑多边主义和WTO现代化改革。WTO促进中欧贸易的发展,根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中国对欧盟的进出口值是4.5万亿元公民币,同比增长7.9%,其中对欧盟出口2.7万亿元,增添7%,自欧盟入口1.8万亿元,增加9.2%。欧盟继续保持中国最大贸易错误和最大进口来源地的地位。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国际经济局面下,中欧间贸易是对贸易体系的最大支持,也是WTO体系依然在发挥重要作用的体现。中欧将持续加强经贸关联,扩大经贸合作,在全球化4.0时期为WTO现代化改革、促使新的贸易体系的形成奠定坚实基本。

  WTO的争端解决机制、大法官任命机制是目前存在的最大艰苦,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间的不同利益诉求的不协调也不利于新议题会谈的进展。同时,WTO仅关注货物贸易和关税等传统贸易问题,没有包括服务业、数字经济、信息化等新兴议题。

  王辉耀(全球化智库(CCG)主任)

  最后,WTO现代化改革需要与时俱进,包含服务业、电子商务等数字经济范围的新兴议题。而中欧都在这些范畴有着强烈的需要,因而,中欧可能共同努力推动新兴领域在WTO规则的新攻破,从而建立涵盖数字贸易的规矩。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思维实验室年会(CEPS IDEAS Lab)日前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召开。本届会议以“欧洲的决定”为主题,欧洲各国政府、智库、企业和非政府组织等机构近两百余位代表参会,波及12大探讨主题和分议题。全球化智库(CCG)应邀作为来自中国的智库代表参会研讨,笔者在“欧盟是否救命世界贸易组织(WTO)”分论坛上做主题发言。本届会议上召开了“中国与WTO的关系”“中美贸易是否会影响世界未来”等多场与中国有关的研讨会,足见欧洲和世界对中国事务的重视。

  再次,WTO的其中一个困难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利益诉求难以达成一致。辨别代表两方好处的中欧协作,可以发挥各自优势,协调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两个群体的立场,实现最终冲破。中国可以充分考虑发展中国家的诉求与承受才干,努力追求不合双方的共赢点,进行多边谈判。欧盟方面可以和谐发达国家对WTO改革的诉求。这一难题需要中欧有渐进变革的耐心以及共赢思维,防止极其化或零和博弈。

  王辉耀专栏
  中欧合作共同推动WTO现代化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