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的汉语研究与辞书编纂

发布时间:2019-09-08

  2019年6月15-16日,“新时期的汉语研究与辞书编纂暨庆祝《辞书研究》创刊四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华东师范大学召开。此次会议由中国辞书学会、上海辞书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和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共同主办。来自内地及港台地区的近六十位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共同庆祝《辞书研究》创刊四十周年。

  会议开幕式由《辞书研究》联合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郑伟主持,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阚宁辉、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党委书记王庆华、中国社会科学院辞书编纂研究中心副主任谭景春分别致辞,对研讨会的召开及《辞书研究》创刊四十周年表示祝贺。

  会议期间,学者们围绕《辞书研究》对我国辞书理论建设和辞书人才培养做出的贡献、辞书编纂理论与实践、词汇学相关问题研究及其在辞书编纂中的应用等几个方面报告了自己的研究成果,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和交流。

  谭景春研究员的主旨报告《动词的因果蕴含义及其在词典释义中的处理》指出,因果关系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常识,说出原因往往可以蕴含结果,说出结果往往可以蕴含原因。因此有的动词用原因表示结果或用结果表示原因。同时他提出动词的因果蕴含义大致有三个层次,只有在动词不依赖语境能够单独使用并表示蕴含义时,才说明其蕴含义已固化在词汇之中,才能够在词典释义中释出蕴含义。

  储泽祥研究员的报告《〈现代汉语词典〉释义括注里的“多见于”和“多用于”》以《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中的释义为例,指出“多见于”和“多用于”表面上的差别体现在“见”和“用”上,实际上体现在“于”后的宾语上,更深层次的体现是如何处理“词条的语用信息”。

  晁继周研究员的书面主旨报告《关于异形词的分化》由储泽祥研究员代为宣读。论文通过“利害”与“厉害”的分化阐述了异形词分化要具备两个重要条件,一是词义有明显的区分,二是两个词形分别跟两个意义有理据上的密切联系。“其他”与“其它”的分化属于不必要的分化。“其他”所指的对象是人还是事物,是男性还是女性,通过上下文来确定。在指事物时,有人偏要写作“其它”也不算错,所以语文辞书给“其它”留了一席之地。至于“噩梦”与“恶梦”,“莫名其妙”与“莫明其妙”,强调它们“意义上有差别”,在辞书上分别立条,分别解释,既不符合学理,也给使用造成混乱,是不可取的。论文指出看待异形词要树立两个观念:第一是有声语言是第一性的,语言的书写形式是第二性的,词义能不能区分,要以有声语言为依据,不能撇开有声语言去抠字眼;第二是观察异形词有没有因用字不同而形成意义分化,要看词的整体意义,而不是看组成整体的个别语素的意义。

  王楠研究员的报告《新时期典故词语用法的发展演变与语文辞书编纂》以“七月流火”为例,结合目前《现代汉语词典》中相关典故词语的收词释义情况,分析了新时期典故词语用法的发展演变与语文辞书编纂的相关问题。

  李志江副研究员的报告《辞书编辑队伍的培养和提高》指出,编辑出版精品辞书关键要有高瞻远瞩的顶层设计,也要有高水平的稳定的辞书编辑队伍,举办“辞书编辑培训班”是辞书编辑队伍的培养途径之一,成效显著。处在融媒体辞书蓬勃发展的新形势下,辞书编辑队伍需要重点培养,保持稳定,加强学习,注重提高。他还建议,中国辞书学会能够尽早设立“优秀辞书编辑奖”,奖励对象是工作在一线的中青年辞书编辑。

  侯瑞芬副研究员的报告《汉语三音词和双音词的双向互动》指出,汉语的三音词和双音词之间存在着双向流动,一方面,双音词通过添加(类)词缀等方式构成三音词,另一方面,三音词在高频使用中又会逐渐脱落一个音节,回归双音词。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汉语词汇的主要类型应该仍然是双音词,这一方面是语言的省力原则作用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由汉语的音节特点决定的。

  李芸副研究员的报告《配例查重技术在辞书编纂中的应用》介绍了自主研发的配例查重系统可以从多方面提取配例的基本数据,根据这些计算机配例库信息,能从不同角度反映一部辞书用例的丰富度、重合度、扩散度及风格特点。

  王迎春博士的报告《比喻义的提取方式及其在词典释义中的作用》指出,比喻义与比喻修辞格要素具有对应关系,并总结归纳出比喻义可以通过提取隐含相似点的“本体”、带有相似点的“本体”或“相似点”来解释,进而指出比喻义的这3种提取方式对提高词典释义质量具有积极作用。

  会议闭幕式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副总编、《辞书研究》联合主编王慧敏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辞书编纂研究中心副主任储泽祥对大会发言做了总结。他指出,辞书是对国家、民族语言生活的最基本的记录,目前我们的辞书市场鱼龙混杂,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标准缺乏,门槛太低。融媒体辞书的编纂出版标准,应尽早制定。中国辞书学会、商务印书馆、上海辞书出版社、《辞书研究》一定能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李宇明做了总结发言。他指出,在辞书的内容、载体、用户习惯等方面都已经发生重大变化这一新形势下,我们必须认识到,融媒体辞书是未来辞书的发展方向。辞书是人工智能的重要基础,辞书编纂要合理利用大数据和跨学科的学术资源,不仅要为人编词典,也要考虑为机器编词典,将网络辞书的灵活性和传统辞书的扎实内容相融合,马会会开奖结果,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态势,迎接5G时代和语言智能时代的到来。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 香港马会曾道人资料| www.542333.com| 风生水起交流专区| www.374567.com| 788629.com| www.333805.com| 香港创富报| 香港一点红开奖结果| www.9912344.com|